非凡中文->求魔問道->正文
上一頁|返回書目|下一頁|加入書簽|推薦本書|返回書頁

求魔問道-第七百零六章 應龍之殤

非凡中文www.osgkku.icu歡迎你!
    此時此刻,也許沒有什么比這一幕更讓人頭皮發麻的了。應天玉和蒼都倏地竄出去,人群齊刷刷的后退。

    夢雪等人抱著葉凌宇徐徐后撤,看向鴻蒙塔的時候目光閃爍不定。

    鴻蒙塔……裂開了。

    “這……怎么會……”應天玉失聲喃喃。

    蒼都的骨手徐徐拽緊,渾身骨頭都在小幅度的顫抖。

    鴻蒙塔雖為神器,可要封印的卻是四個至高的強者。神器說到底也只是人力打造的靈器,總有極限,這種負擔,終究還是無法承受嗎?

    咔嚓。

    在那平靜之中,又是一條裂痕出現在了塔身上。

    雖然裂痕不大,但對眾人而言,那等同于世間最可怖的東西。

    一場大戰,他們已經身心俱疲。而偏偏這種時候,連鴻蒙塔都到了極限。

    倘若鴻蒙塔被破,四位天主重歸自由,他們誰能阻擋?

    在眾人簇擁之中,葉凌宇身軀一顫,張口哇地吐出一口血,那是刺目的猩紅。

    “凌宇!”幾女見狀,驚慌失措,手忙腳亂幫他擦拭嘴角血跡,各種丹藥不斷塞進他嘴里。

    擔憂也無用,面對這種情況,他們根本無從下手。

    霸坤剛剛被呵斥了一頓,此刻也乖乖閉嘴了。打打殺殺他在行,論救人他根本一竅不通,而且也意識到此刻事情的嚴重性。

    一面是出現裂痕的鴻蒙塔,一面是垂危的葉凌宇,眾人兩面為難。

    “他難不成是因為鴻蒙塔的反噬?”應天玉心有所悟。

    葉凌宇動用秘術肯定會遭到反噬,但更大的反噬恐怕是來自鴻蒙塔。

    鴻蒙塔認主,與他息息相關,鴻蒙塔受損,間接波及到了他本尊。

    如果按通常情況來說,認主神器被毀,必然是要給主人帶來極大的傷害的,雖說不一定會要了主人的命,但至少會留下絕對無法逆轉的傷害。認主的靈器被毀,反噬到本尊,那是傷到一個武者的根基。根基一旦受損,搞不好就是修為倒退,甚至終身不能在武道寸進半步。

    這對一些追求更高武道的人來說,就是滅頂之災。

    而葉凌宇的情況比那更糟,秘術反噬和鴻蒙塔的反噬疊加,等于是傷上加傷,一個不慎甚至可能危及性命。

    就在眾人焦心竭慮不知所措的時候,鴻蒙塔轟地一陣。

    連大地都跟著搖晃,又是一聲脆響,自塔頂之上,一道巨大的裂痕蔓延下來,比之前出現的裂痕更加猙獰。

    如此劇震,就好像里面有一頭發狂的兇獸將要沖出牢籠。

    葉凌宇臉色一白,身體像是痙攣一般的抽搐,一口污血吐出來。

    “反噬,傷及靈魂!”蒼都聲音嘶啞。

    他之前就感覺到葉凌宇的靈魂都有些受創,此刻幾乎能肯定,那傷害必然是來自鴻蒙塔受損的反噬。

    之傷有救治之法,不說療傷丹藥,就葉凌宇體內的火焰也能修補他的傷勢。可是靈魂的損傷卻完全不是一回事,除非一些能修復靈魂的天材地寶,否則根本沒有恢復的手段。

    眾女臉色蒼白,恨不得代為承受。

    詩燕取出一個玉瓶,將里面的星露倒進葉凌宇的嘴里。一股靈魂波蕩散發開來,葉凌宇的氣色明顯有了些許的好轉,臉上的痛苦也稍微緩解了幾分。

    星露對增長人的靈魂之力有奇效,此刻對修復他的靈魂也有著不可取締的功效。可若不能從源頭解決問題,這終究是杯水車薪。

    鴻蒙塔自從剛剛的震動之后,每過幾息就震動一次,一次比一次劇烈。

    蒼都飛到鴻蒙塔的頂端,磅礴的力量將鴻蒙塔籠罩。有他力量的鎮壓,鴻蒙塔才稍微穩定,不過這種穩定只是暫時的。

    詩燕也施展手段,同樣一個八品陣懸浮在鴻蒙塔之上。

    蒼都也是竭盡全力了,大戰之后,他自己也是衰弱不堪,縱有頂峰修為,也有些力不從心。

    轟!

    剛剛平息的鴻蒙塔,再次大幅度的晃動。

    懸浮其上的八品戰法僅僅一瞬就破碎而開,蒼都更是被余威震得連連后退。

    葉凌宇的臉色才剛剛恢復一些,此刻又變得一片素白。

    眾多魔主齊出,合力鎮壓鴻蒙塔。

    “該死,怎么就變成這樣了。”應天玉惡狠狠的啐了一聲。

    本來對付天主他們沒有勝算,難得有鴻蒙塔相助才面前扳回局勢。本來已經風平浪靜,卻偏偏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鴻蒙塔被毀,葉凌宇遭到反噬只是其一,最關鍵是一旦放出天主,他們這些人哪還有活路。

    之前蒼都在全盛狀態,和她聯手都堪堪只能支撐,此刻龍珠沒了,蒼都也力竭了,哪還有抗衡之力。

    天主若出,恐怕神族還得來犯。

    神族只是因為群龍無首,人心大亂才暫時退走,可不代表他們不會卷土重來。

    魔主都在全力維持,可就算如此,鴻蒙塔上的裂痕還在增加。

    能維持多久眾人不得而知,只知道這樣下去鴻蒙塔必然被毀。

    雖然眾人無言,可那股絕望已經在人群里彌漫開。

    咔嚓聲不絕于耳,每一道裂痕的出現,都把這種沉重的氣息加重一分。

    詩燕輕攬著葉凌宇,星露不斷的給他喂下去。同時一手點在他額頭,溫和的力量涌進他的體內。

    看著那個頂天立地的人此刻露出這么虛弱的一面,她眼眶已經開始泛起微紅。

    他從來就是這么亂來的人,天主交戰他也敢闖進去,甚至拿出鴻蒙塔封印足足四位頂尖強者。一個人到底要多不怕死才能做出這些不要命的事,而此刻,更是虛弱成了這樣。

    一邊照顧葉凌宇,一邊發出輕微的啜泣聲。

    “哭什么哭。”應天玉在一旁沒好氣的教訓道,“哭哭啼啼他人就會沒事了嗎?有那功夫,不如去想想怎么把他救回來。”

    應天玉自己心里也是大亂,她的心境也同樣不平靜。

    看著葉凌宇的臉龐,嚴厲的臉也不覺溫和下來了。

    封印之地是他救了應龍一族,神魔交戰也是他挺身而出,他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應天玉已經記不清多久沒這樣的感覺了。也許在她活著的時候,有人也讓她感到過這樣的欣慰,可那人終究背叛了她,竭盡手段至她于死地。自從身死,這種感覺就再沒有過。

    抬眼望去,魔主紛紛被震退,那座聳立云霄的高塔也搖搖欲墜。

    “前輩……”

    在她失神之時,耳畔傳來一個輕微的聲響。

    望去,葉凌宇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悠悠轉醒。氣息比起剛才還要微弱許多,他現在醒過來,就跟回光返照一樣。

    應天玉沒好氣的哼了哼:“原來你還能醒過來。”

    葉凌宇眼皮灌鉛般的沉重,嘴皮微微張合,卻沒發出任何聲音。

    “醒來也好……”應天玉頓了頓,扭過頭,避開他的目光,“醒來就好好聽著。如果你能保住這一命,以后就不要再做這種冒險的事了。你當你是誰,救世主嗎?照你這種胡來的方法,有一百條命也不夠你用的。”

    葉凌宇兩條眉毛往中間微微皺起,這是他現在唯一能做出的表情。

    應天玉剛剛說的,就好像話里有話。

    “我以前見過好幾代魔君,可你們魔族的人都是喜歡胡來的人,沒有一個長命的。神族、妖族的統治者能夠從亙古統治至今,就你們魔族和修羅族這些好戰之人時不時在更替,你們到底是覺得自己有多大能耐?”應天玉喋喋不休,這種抱怨本不適合這樣的場合,“想要長命百歲就必須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重,少捅點婁子,少闖點禍。”

    “前輩。”葉凌宇嘴唇微微張合,又喊了一聲。

    應天玉那略帶虛幻的身影似有些波動,輕輕轉動,背對著葉凌宇。

    雖然不知道她要作什么,可她分明是做出了什么決定。

    語氣漸漸緩和:“罷了,我也沒有資格責怪你。比起其他魔君,你做的也不錯了,至少你是為了你身邊的這些人……也許吧,如果你能活下去,將來會成為歷代魔君中最偉大的一位,就當是我的預言了。”

    “前輩你要做什么?”葉凌宇身軀微微顫抖,可虛弱成他這樣,連起身都做不到,聲音細弱蚊蠅。

    咔嚓一聲脆響,鴻蒙塔上又裂開一條巨大的裂縫,七彩的碎片?的落下來。

    鴻蒙塔也已經快到極限了。

    葉凌宇想以鴻蒙塔封印四位天主的想法到底還是有些天真了,可是除了這個辦法,他們當時也確實無路可走。如果不能阻止鴻蒙塔的崩塌,接下來恐怕就是滅頂之災。

    葉凌宇嘴角又有血流出來,感覺身體經歷著千刀萬剮,那種痛苦,是來自靈魂深處,感覺連靈魂都要被撕裂了。

    應天玉明明背對他,卻不由一陣揪心。雙眸輕輕閉合,一抹堅定一閃而逝。

    “大人,人都到齊了。”有人來到了應天玉的背后,那是應龍族的一位。

    詩燕一邊抱著葉凌宇,一邊扭頭去看,周圍圍過來了七八十人,無一例外,全是應龍一族。

    詩燕一頭霧水,不知為何,應天玉剛剛的話總有些奇怪:“前輩你們是要做什么?”

    應龍族皆是灑脫的淡笑:“葉少俠這可真是奇人啊,今日他的壯舉讓我等大開眼界。能夠和這樣一號人物并肩作戰,不枉此生了。”

    葉凌宇最后的意識極為模糊,就像單薄的蛛絲懸掛露水,隨時可能斷去。在那股微弱的意識下,一股不好的感覺彌漫在心頭。

    應天玉回首:“這是你們自愿的?”

    一群應龍族彼此對視:“大人這問的叫什么話,除此之外難不成還有別的方法嗎?反正若是沒有被葉少俠相救,我們同樣也是死在封印之地,能有什么區別?大人曾教導我們,應龍一族有恩必償,沒有人退出,這不是給大人你長臉嗎?”

    那應龍族嬉皮笑臉,看不出苦惱。葉凌宇隱約記得,那是在封印之地中和他對練過的一位,腦海中還留著印象。

    遠處魔主源源不斷催動自身力量,企圖加固鴻蒙塔。可面對鴻蒙塔的崩裂趨勢,這種力量依舊不夠。

    應天玉面對著鴻蒙塔出神了足足十息的時間,如釋重負般的長嘆,余音悠長,似下定了一生最大的決心:“以我族之血肉筑一百零八赤血星陣!”

章節有錯,我要報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图片无错36码特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