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我不是超級警察->正文
上一頁|返回書目|下一頁|加入書簽|推薦本書|返回書頁

我不是超級警察-458、重讀

非凡中文www.osgkku.icu歡迎你!
    在信息高度發達的今天,翁濤所說的那位教授的資料很好找。

    稍稍打量了兩眼那位教授的資料之后,肖然平靜地將手機放下,正義之眼毫無波動,基本可以確定這位教授是清白的。

    雖然這位被翁濤時常掛在嘴邊的教授沒有問題,但是肖然并不認為自己的這個思路就一定是錯的,兇手很可能就隱藏在翁濤生活之外接觸到的某些相關專業的人群當中。

    早上四點多,夜色逐漸散去。

    看了看趁著這段時間間隙,躺在椅子上盡可能補充精力的李放放他們,肖然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腦袋,進到衛生間取了一根粉筆大小的恢復棒冰吃了。

    在衛生間吃棒冰的確是有些尷尬,但總比在外面吃被人撞見更尷尬的要好。

    系統獎勵的棒冰并不甜,淡淡的有股壓縮餅干味,不怎么好吃,但作用很明顯,棒冰剛下肚,肖然立時感覺自己又恢復到了巔峰狀態,思維清晰無比。

    從衛生間里溜出去,找來翁濤遺留下來的兩本書,和那本記有他犯罪自述的筆記本,肖然找了個舒服的坐姿,重新翻看翁濤在這些書本中的記述內容。

    肖然之前看的,也僅是筆記本后面的那幾頁自述,然后不久他就返回了市局,以至于筆記本前面和翁濤在書籍中做的一些讀書筆記,他都沒有看到。

    再次翻開筆記本,肖然從前往后,認真查看翁濤摘抄的一些專業的段落句子,以及翁濤自己的一些并不專業的感悟。

    還好翁濤并沒有將整個筆記本寫滿,大半個小時之后,肖然便將筆記本中的內容翻看完畢。

    可惜的是,除了筆記本最后幾頁的那些內容,筆記本前面的內容基本一致,其中極少有翁濤記下的生活中的事件。

    窗外天色已經大亮。

    肖然平靜地放下翁濤的筆記本,接著拿起那本至高檢公報》,一頁一頁地翻過去,雖說翁濤在其中有大量的圈注,但肖然仍沒看到什么可用的信息。

    放下那本至高檢公報》,聽著李放放他們定的鬧鐘接二連三的響起,肖然知道時間不多了,再過一會兒便要繼續忙碌起來。

    肖然心中平靜無波,他的工作就是這樣,也許努力了不會得到什么結果,但只要還有一絲可能,就要繼續堅持下去,直到這條線徹底結束或斷掉。

    所以保持一顆平常心很重要,不然一會兒激動一會兒沮喪,很容易產生心理問題。

    最后拿起那本香水:一個謀殺犯的故事》,繼續翻看起來。

    “起來了,別睡了,放哥,醒醒,吃點東西。”

    張磊頂著一對黑眼圈,兩只手上拎滿了食物,搖搖晃晃地從門外走過來,首先給肖然留下一份:“來肖然,包子、油條、豆漿,邵隊剛讓人買回來的,這份是你的,趕緊吃,待會兒要開會了。”

    “謝了。”

    肖然看了看手里已經翻了一大半的香水,隨手又將剩下的二十幾頁‘嘩嘩嘩’翻到底。

    正要把書放回去的時候,肖然心中陡然一動,連忙將快要落到桌面上的書又撈了回來。

    迅速將書頁翻到剛才引起他注意的那一塊,肖然剛才注意到的沒錯,在這本的最后幾頁,其中一個章節后的半頁留白上,幾段有些潦草的字跡赫然入目。

    在這幾段字跡的最上方有幾個外文單詞‘Objectivity,relevanceandlegitimacy’,后面還有翻譯文字‘客觀性、關聯性、合法性’。

    這三個詞是是證據材料的三個基本特征,講的是證據材料的證據能力。這三個詞出現的很突兀,看不出與后續內容有什么關聯。

    在這幾個詞下方,翁濤寫了‘伊頓公學’四個字,那是牛牛家里的一座古老的貴族中學,號稱精英搖籃。

    ‘伊頓公學’四字后,翁濤接著寫的一句話,令肖然精神一震:“裴律師是真正的貴族,他就是一個我最向往的紳士,他是真有魅力的。”

    翁濤寫道,裴律師和他說,法學院有位教授就是中學畢業,但通過自學,最終成了教授,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并且翁濤記下了裴律師給他的建議,可以通過自考,然后司法考試,讀研讀博,說不定以后他也成教授了。

    這幾段凌亂且并不怎么通順的文字最后,是‘四區一排。學好外語、很重要’字樣。

    裴律師!

    肖然反復看著這幾段并不通順的文字,按照翁濤的心理,揣摩這這段話的意思。

    明面上的意思很清晰,想來是翁濤遇到了一位很有修養魅力的律師,律師建議他可以自學成才,而翁濤本人也是這樣做的,結果學了個滿壇子不響、半壇子晃蕩。

    而在明面之下,翁濤當時和這個‘裴律師’之間,究竟發生了什么呢?

    像翁濤這樣只學個皮毛并且喜歡四處炫耀的人,在專業人士眼中是很可笑的,一般很少有人愿意搭理,但這個裴律師,似乎是很有身份的一個律師,卻耐心地給翁濤提出建議。

    ——這一點很奇怪!

    再有一點,一個似乎很專業的律師,一個只學會了皮毛的民工,前者會在什么情況下給后者建議呢?不可能一上來就循循教導。

    所以,很有可能是在他們深談之后。

    如果他們之間有過深談,那么,是否是在翁濤敘述過他的‘四條理論’從而引起了‘裴律師’的‘興趣’之后呢?

    若上面這一切真的發生過,那么最開始的外文和最后的標注字樣,似乎就有答案了。

    那些外文單詞,以及‘伊頓公學’,應該是這位裴律師在顯示專業或者為達到其他目的時說的,或許這位律師的中學就是在哪里讀的。

    而翁濤那樣喜歡表現自己的人,這位裴律師的表現,在他眼中是一種很有格調、充滿羨慕的行為。

    翁濤也想這樣充滿格調,以至于鄭重地將那幾個單詞記下來,不是沒有可能。

    知道了這一點,后面又有‘學好外語、很重要’的標注,所以‘四區一排’的字樣,哪里是否是某個書店擺放學習外文書籍的地方呢?

    由此,翁濤與這位裴律師交流的地方,是不是在翁濤常去的某個書店里?

    肖然越想越有可能。

    一位曾留學國外的律師,家庭經濟條件自然不錯,高智商人群,又可能和翁濤有過深入交流,很可能聽翁濤炫耀過那四條完美犯罪理論……

    這個裴律師,嫌疑很大啊!

章節有錯,我要報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图片无错36码特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