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前任無雙->正文
上一頁|返回書目|下一頁|加入書簽|推薦本書|返回書頁

前任無雙-第二一零章 出賣辰叔

非凡中文www.osgkku.icu歡迎你!
    虞水清點頭笑著進了門,環顧了一下室內簡單卻透著雅致還散發著淡淡幽香的環境,室內小小環境真正是賞心悅目,由衷贊嘆了一聲,“真好,是紅嫣你布置的吧?”

    陸紅嫣笑道:“就隨意調整了一下,也沒怎么布置,虞姨,請坐。”說罷斟茶倒水。

    也的確是她布置了一下,林淵一個人住的時候,不講究什么,而她也許是因為從小的生活環境原因,生活比較講究品味,連眼前的茶具都被她換了上好的東西。

    榻上的被褥之類的,那就更不用說了,全部換了好的。

    虞水清說不用,但盛情難卻,只好接了遞來的茶水。

    陸紅嫣也坐下了,問:“虞姨,衣裳這么快就洗完了?”

    虞水清搖了搖頭,“還沒洗呢…”說罷有些欲言又止,似有難言之隱。

    陸紅嫣好奇道:“虞姨,有話不妨直說,你我之間無須顧慮什么。”

    虞水清略顯尷尬道:“你剛才說讓老張陪我出去游玩,他會答應嗎?”

    陸紅嫣明眸眨了眨,“不問問怎么知道,虞姨想要辰叔陪的話,我就去幫你說說。”

    虞水清有些局促道:“紅嫣,事到如今,有些心里話我不妨對你直說了。”

    陸紅嫣嗯了聲,“虞姨有什么話盡管說。”

    虞水清面露些許苦澀,“表姐把我介紹給老張,至今算下來,也快要有一個月的時間了吧?表姐一直問我和老張相處的怎么樣了,我一直含含糊糊,沒有正面回答,也不知該怎么回答,只說再等等。

    可是這么久下來,老張對我的態度,你和林子應該也看到了,一直不親不近的,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想的。紅嫣,老張是不是嫌棄我啊,我心里真的是沒底了。如果真的是嫌棄我,那就讓老張直接挑明了也好,不然一直這樣不清不楚的住在這里算怎么回事?還不如回表姐的酒樓住著。

    我有時候也在想,是不是他抹不開臉面,不好說什么。紅嫣,你剛才的話,我想了想,如果老張能陪我出去逛逛也好,兩人單獨相處了,說話是不是能方便些?有些事,我也想趁機問問老張,想看看他究竟是個什么意思,你覺得呢?”

    陸紅嫣看了看她煥然一新的裝扮,忍不住笑了。

    虞水清羞赧道:“你笑什么?我說錯什么了嗎?”

    陸紅嫣搖頭,“沒有,沒笑什么。”心里的確沒笑什么,反而暗暗嘖嘖,對手這一套一套的布置還真是精打細算過的,簡直讓人沒法拒絕。

    她站了起來,也拉了虞水清一把,“走,虞姨,你先回去等著,我這就去幫你找辰叔說說。”

    她也不希望虞水清單獨呆在自己房間里。

    虞水清謝過,跟了她一起出門。

    院子里分開時,陸紅嫣打了個手勢,“虞姨,等我消息。”

    虞水清嗯了聲,低個頭,委屈小媳婦似的回了自己屋里。

    陸紅嫣自然是款款來到了藥堂,見到躺椅上的張列辰對著光幕新聞像是在打盹,可手里蒲扇有一下沒一下的搖晃,又證明人沒睡著。

    她拍了拍柜臺,咳嗽一聲,粗著嗓門道:“掌柜的,抓藥!”

    “嗯?”張列辰馬上開眼,翹起身左右看了看,看到柜臺前樂不可支的陸紅嫣,頓時又躺下了,沒好氣地用蒲扇指了指,“你這丫頭,平常看著正正經經的,如今也學會拿你辰叔開玩笑了。”

    陸紅嫣轉身拖了張椅子過來,手捋長裙,坐在了他邊上,“辰叔,有件美事告訴你,要不要聽?”

    張列辰在躺椅上偏頭,滿眼狐疑地上下瞅了瞅她,“美事?能有什么美事?”

    陸紅嫣:“虞姨正在收拾了屋里東西,準備今晚搬去跟你住了,是不是美事?”還伸手推了一下他肩膀,眨了眨眼睛,一副你懂的樣子。

    張列辰霎時瞪大了雙眼,蹭一下站了起來,就要去后堂去內宅看看情況。

    陸紅嫣跟著起身,一把扯住了他袖子,“辰叔,跟你開玩笑呢,你緊張什么?”說罷笑的前俯后仰,樂不可支的樣子,兩條長鏈耳墜在肩窩晃動個不停。

    張列辰頓時吹胡子瞪眼,手中蒲扇在陸紅嫣腦門上拍了幾下,指著訓斥道:“拿我老人家開這種玩笑!你一個女人家的,說這種話,臊不臊?”

    陸紅嫣收了笑容,嘆了聲,“不開玩笑了,說正經的。辰叔,虞姨來一流館的時間也不短了,你這樣一直把人家給晾著也不是回事,總得給人家一個交代吧?”

    張列辰鼻子里哼哼著,不說話。

    陸紅嫣:“今天的城里,說是有熱鬧看,老板娘那邊給虞姨放了半天假,虞姨剛才可是來找我了,想約你一起去城里逛逛。虞姨那靦腆性子,能開這口可不容易,也只能是跟我這個女人家說說了。人家的意思也挑明了,再這樣下去,名不正言不順的,這一流館她真的是不好意思再住下去了,回頭鬧出了名聲她找別的男人也不容易,你不要坑人啊!

    辰叔,虞姨那人擺在你面前,你也看了這么久了,究竟怎樣,你心里也該有些數了。辰叔,你們出去走走,好好談談去,是好是壞,你若真不喜歡,誰也勉強不了你,但不管怎么樣,人家是走是留,那層窗戶紙也該捅破了,您說呢?”

    張列辰怔怔看著她。

    陸紅嫣也怔怔看著他。

    兩人大眼對小眼一陣后,張列辰搖著蒲扇道:“非去不可?”

    陸紅嫣點頭,“非去不可!于情于理都該給人家一個體面的交代了。”

    張列辰回頭看向了門外,“行吧,看看人家的意思再說吧。”

    陸紅嫣笑了,“行,那就這樣定了,不許反悔,我這就去跟虞姨說去。”說罷快步而去。

    待她身形消失在了后堂,張列辰搖著蒲扇嘀咕自語著,“我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兩個小王八蛋狼狽為奸不安好心,太過分了,連你辰叔也賣…”

    陸紅嫣第一時間向虞水清報了喜訊,在她的撮合下,張列辰和虞水清頭回一起出了門。

    也不是什么出門逛逛,不是走兩腳的事,奈何張列辰沒玩過四個輪子的車,最后騎了個小驢子載了虞水清出門兜風。

    只是這條街上到處是老街坊,這才剛出來沒多遠,就有人在門口陰陽怪氣的吆喝了一聲,“嗨喲,老張,今天風光不錯啊!”

    張列辰回頭噴,“滾!”

    接著又有站在門口的人大樂,“哎喲,老張,郎才女貌啊!”

    張列辰:“滾!”

    “辰叔,不能再摳了,得請客呀。”又有小年輕大聲嚷嚷。

    張列辰:“滾!”

    街坊鄰居的,彼此間的閑話也多,誰家里多了個人的事哪能瞞住,尤其是張列辰這種老光棍家里多了個寡婦的事,更是鬧得整條街上的左右鄰居人盡皆知,此時打趣的人不少。

    虞水清羞答答的樣子低個腦袋。

    張列辰不堪沿途之擾,加快了騎行速度,一溜風似的而去,琢磨著得跟上時代了,回頭得學會用四個輪子的。

    一流館門口目送的陸紅嫣笑吟吟之余,也暗暗嘆了聲,估計到了張列辰這次出去會出事,搞不好要受點罪,把人家當傻子似的賣了,感覺挺對不住人家的。

    回了屋里,她摸出了手機道:“都聽到了?”

    手里傳來林淵的聲音,“嗯。”

    陸紅嫣:“希望辰叔不會有什么意外。”

    林淵:“人家是沖我來的,沒了人質沒用,不會殺他。何況辰叔這人一貫識相的很,不會有什么骨氣的,放心,他不會有事。”

    遠的不說,就說張列辰把秦儀手機號給出賣了的事,哪能是什么有骨氣的人。

    至于張列辰隱藏的身份背后是什么樣的人不管,至少表面上肯定是好漢不吃眼前虧。

    只要能乖乖配合,對手便不會讓張列辰吃什么苦頭,這點把握他林淵還是有的。

    陸紅嫣:“沒有意外最好。”

    林淵:“你話已經對虞水清說出去了,為防意外,你也該動身來秦氏了。”

    “好。”陸紅嫣應下,放下手機后先去把藥鋪給關門,之前催著張列辰快點出發,關鋪子的事她攬了下來的。

    稍作收拾,陸紅嫣開了車而去,直奔秦氏總部。

    抵達秦氏總部門口后,她被攔了下來,不讓進去,讓林淵打招呼都沒用,這個時候的秦氏戒備很嚴,沒有正當理由來玩玩看看不經相關負責安保的人批準不行。

    林淵讓陸紅嫣稍等,容他安排一下。

    陸紅嫣只好等在門口打量秦氏這棵擎天大樹,她也是第一次來秦氏。

    當然,根據這段時間的觀察,她也發現了,秦氏這邊也有人在關注一流館,她不知道自己的來到,王爺的那個初戀情人會不會知道,會不會遇見呢?

    其實,要不是怕林淵不滿,她倒是很想當面見見秦儀,想當面看看感受下是個什么樣的人。

    沒等多久,秦氏副會長羅康安直接找了相關負責人聯系,并親自作保了,通知傳達下來,大門守衛才對陸紅嫣放行了,在人指引下開車去了停車場。

    林淵已經到了停車場等著,車上的美人下了車,與之并排而去,引得露過的人不時側目。

章節有錯,我要報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图片无错36码特围